当前位置:主页 > 外域赏析 >小儿麻痺的最后敌人,竟然是口服疫苗 >
小儿麻痺的最后敌人,竟然是口服疫苗
上传时间:2020-07-04点击:652次

俗称「小儿麻痺症」的脊髓灰质炎(poliomyelitis)是由病毒引起,非常容易传播。虽然大约有9成的人在感染后没有任何症状,剩下的患者则多数有发烧、头痛等轻微症状,不过仍然有0.5%患者因肌力变弱而造成残疾,在引起瘫痪的病例中有5%至10%人因呼吸困难而死亡。

28年间自35万减至42起,口服疫苗发挥大功用

最容易受小儿麻痺症影响的,是5岁以下的儿童,这种疾病没有根治的方法,只能预防。小儿麻痺症病毒共有三种(第一、二、三型分别称为PV1、PV2及PV3),现在使用的疫苗则主要有沙克疫苗以及口服疫苗,两种疫苗均可预防PV1、PV2及PV3。

沙克疫苗在1952年由匹兹堡大学的病毒学家及医学研究者沙克(Jonas Salk)研发,能让免疫系统产生抗体。

口服小儿麻痺症疫苗则由美籍波兰裔医学研究者沙宾(Albert Sabin)研发,是一种活性减毒疫苗,疫苗内含减少毒力的活病毒,接种者被疫苗内的活性病毒感染后,就能拥有抗体,而「低毒力」能让接种者在被感染的同时,没有任何不适的症状。

在1961及1962年,针对PV1、PV2及PV3的单价疫苗(只预防一种病毒)陆续推出,1963年同时预防三种病毒的三价口服疫苗推出,大量取代了沙克疫苗。

小儿麻痺的最后敌人,竟然是口服疫苗 Photo Credit: AP Photo / 达志影像
1962年,亚特兰大市一名女孩接种口服疫苗。

疫苗出现后,在已开发国家的小儿麻痺症的病例数字大幅下降。1988年的时候,小儿麻痺症在美国、英国和澳洲已经消失,但仍然在超过125个国家存在。同年,世界卫生大会决议消灭此症,全球根除小儿麻痺行动(GPEI)成立,致力推动各国接种小儿麻痺症疫苗,并于2000年前消灭此症(最新目标为2019年)。

其后小儿麻痺症的野外病毒(非人传人病毒)陆续在美洲、西太平洋、欧洲等地区消失,近年在本土出现野外病毒(而非外界传入)的地方,只有阿富汗、巴基斯坦及奈及利亚三国,每年全球病例也由1988年的超过35万宗,大幅下跌至2016年的42宗。

疫苗的后遗症,竟成为消灭小儿麻痺的最后敌人

口服疫苗便宜、容易接种又有效,但同时带有风险。由于疫苗内含活性病毒,在少数情况下,接种后病毒有机会出现变种,让疫苗变得危险。

其中两种后遗症分别为较难传播的VAPP(vaccine-associated paralytic polio )以及会传播的cVDPV(circulating vaccine derived poliovirus)。VAPP的风险大约为270万剂口服疫苗中出现一个病例,疫苗中的病毒会在肠道改变基因,但只会影响接种者以及跟他有紧密接触的人,但不会扩散开。

而cVDPV则是在罕见的情况下,口服疫苗内的病毒在传播多个月后变种,重新变回更具杀伤力的形态。cVDPV的爆发只会在疫苗接种率不高的地方出现,在接种率高的地区,人们对于变种病毒及野外病毒都免疫。在cVDPV爆发的地方,再接种疫苗也可以有效阻止疾病扩散。

相比之下,沙克疫苗由于不含活体,不带有上述两种风险,但同时成本比口服疫苗高5倍,在肠道的免疫力也不足——当接种者感染野外病毒时,病毒仍能在肠道内繁殖并排出体外,无法完全阻止传播。在野外病毒已经绝迹的已开发地区(包括香港),不少都採用沙克疫苗。

疫苗病例>野外病例,代表疾病绝迹进入倒数阶段

近几个月,叙利亚出现多宗cVDPV病例,主要跟当地战乱令疫苗难以接种有关,世界卫生组织已计划为Mayadin及Deir al-Zour两地的5岁以下儿童接种疫苗。今年疫苗引起的病例(26宗)第一次高于野外病毒引起的病例(6宗),但这不代表疫苗的不足,相反的,这代表人类正进入消灭小儿麻痺症的最后阶段。

全球根除小儿麻痺行动的文件提到,由于cVDPV的风险,在野外病毒消失后必须逐步淘汰口服疫苗,才能迈向没有小儿麻痺症的世界。现在cVDPV主要来自口服疫苗中的PV2病毒,在野外PV2早于1999年绝迹,因此现在已开始把三价口服疫苗改为两价疫苗,移除当中的减毒PV2病毒。

大型公共卫生决定除了要衡量措施的风险及好处外,也须考虑方案是否可行,廉价高效的口服疫苗令全球小儿麻痺症病例数字大幅下降99%,超过100亿剂疫苗拯救了多条生命。

现在,口服疫苗快要完成他的历史任务,在病例减少后,其轻微风险反过来可能成为消灭病毒的障碍,然而我们不应该误解疫苗。但愿在不久的将来,小儿麻痺症会跟天花一样,成为人类透过全球合作而消灭的病症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